筱Ping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光圈ai漫游:

   从台东到花莲,有一条夹在中央山脉和海岸山脉之间的谷地,它由菲律宾板块和亚欧大陆版块所挤压而成。它远离了海岸线,它是大山的故乡,它的名字充满了诗意:花东纵谷。


   抛弃狗狗后,我的情绪低落了很久,只顾埋头骑车,没有理会今天的风光是如此特别:道路两端是延绵高耸的山脉,云层流连在高山之间,路边不时出现一条条河道,组成一幅完全不同于海滨的广阔的山水田园画。


   出发不久,我遇上一位独行的车友,他边骑边玩走走停停,我们互相招呼:“环岛吗?”“嗯。”“你一个女生一个人骑车?”“对啊”“你是本地人吗?”“不是,我从大陆来的。”“那你要骑苏花公路吗?”“骑呀,好不容易来一趟肯定要骑的。”“那你厉害,你是女汉子啊!”“……”。我没想到台湾也流行“女汉子”这个词,虽然我不太喜欢,但还是和他攀谈起来。这位车友是在台湾读书的马来西亚华人,趁假期出来骑车。他说路上碰到了很多车友,都觉得苏花公路很危险打算搭车过去,我一个女生独自骑车居然要走苏花,真是太厉害了。我们谈论了一下行程,发现接下来的线路差不多,于是决定结伴而行。就这样,我捡了一个真正的队友。


   队友自称“杜董”,他本科时在上海当过一年的交换生,所以对大陆比较了解。他知道武汉的“热干面”,还会用微信聊天。这是他的第二次环岛,功课做的比较足,可以沿途给我当向导。不远处有个叫“池上”的乡,杜董说那里的大米非常有名,享誉台湾的“池上饭包”就出于此。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留心到沿途的田地上长满了绿油油的水稻,迎着夏日和煦的阳光摇摆,一副丰收的田园景象。我猜想杰伦的《稻香》创作灵感说不定是出于此呢。


   我和杜董一前一后的沿着起伏的山谷骑行,有时聊天有时拍照。相比之前的独自骑车,有个默契的队友感觉也不错。只是杜董特别贪玩,常常绕到小路里不见了行踪,我就继续骑行,到超市边吃喝边等他。在"7-11"超市,我正打算扔掉购物小票,他立刻阻止我,说这些可以抽奖。原来,台湾政府为了鼓励民众监督纳税,所有的购物小票都会定期开奖,奖金从几十到几千不等。有些人不需要,就会把发票放进超市里的固定小箱,福利机构的人会定期来收取。我回想起刚到台北时吃麦当劳有位老太太在里面挨个讨发票,原来这是一笔小财富呢。


   我们在超市里喝着冷饮,交流了两岸的流行文化。杜董问我是否看了《后会无期》,电影八月中旬将在台湾上映,从高中就开始读韩寒的他非常期待。没想到国民岳父在台湾也受欢迎,我突然有点骄傲。也许是因为杜董在大陆生活一年的经历,感觉他与我之前碰到的本地人有些不一样,视野更开阔,也更同化于大陆人。看来,统一大业什么的,还是要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做起。


   休整后继续出发,杜董又消失了,我只得独自向前。风从山谷间吹来,阳光也不再刺眼,小小的道路两旁种满了椰树等热带植物,左手是跨越台湾南北的雄壮的中央山脉,右手是一条延绵向前的小铁轨,有种置身台湾电影中的错觉。到达池上后,还没见到杜董,我便独自进了一家便当店,享用正宗的“池上饭包”。那稻米的味道真是好,软硬适中,咬着有点黏黏的,还有种独特的香气。


   再次遇见杜董的时候,已是傍晚快到达目的地。他不知从哪里追了上来,说自己绕道小路拍照去了。他告诉我,池上附近有一条“金城武大道”,金城武曾在那里为台湾长荣航空拍过广告,那里的稻田非常美。可惜我事先功课做得不好,只顾赶路,路上错过了好多风光,真是件遗憾的事。这天杜董准备提前住下,去镇上修车,而我看时间尚早,决定继续赶路,事实证明,每次有队友打算提前住下时,我继续赶路的决定都是错误的。因为我又在乌云压顶的黑夜来临之前独自翻了一座山,在下雨的时刻到达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地方——瑞穗乡。


   这个怪怪的名字,还有一番由来:1895年甲午战争后台湾割让给日本,台湾总督府看在水尾地区稻作累累便以日本神社“丰苇原之瑞穗国”取瑞穗为名。不过这里早已看不到日本的痕迹,发展成了一个热闹的旅游中转站。


    第二天一大早,我趁着好天气出发了,继续在纵谷里骑行。沿着起伏的山路,恍然间我有种回到滇藏的感觉。那山、那云、那河、那种在大山脚下奋勇前进的本能、那种在天地之间独行的卑微、那条永无止境的在路上的记忆。滇藏线是我第一次真正的长途骑行,那时的我们年轻、热血,以为世界上没有车轮到不了的地方;我想起我的第一辆美利达山地车,想起那年那个怯生生躲在人后的年轻女孩;时过境迁,滇藏线的队友早已各奔东西,我也不再胆怯,但我却逐渐明白,世界上有很多地方我的车轮无法到达。


   我与杜董一直保持微信联系,互通路况和天气,他在我后面十几公里的地方慢慢游荡。这天,我再次碰到了台湾辅仁大学的环岛自行车队,这是我连续第三天碰到他们了。不得不承认,这支环岛车队真的很专业,有大型巴士当保姆车,有摩托车开路,有面包车押队,还有专业押队、摄影,很让我这个曾经的车版版主羡慕。每次当穿着统一骑行服的车友们一位位的从我身边经过时,我知道又被辅仁大学车队追上了。他们很友好,每个人经过都会给我说“加油!”,但连续被四五十人加油后甩在后面的感觉也不是很好。有学生问我“咦,我昨天是不是见到过你?”,我无奈的回答“是呀,我连续碰见你们三天了”。一位骑公路的押队哥哥与我攀谈,告诉我他们学校已经连续组织五年的环岛了。得知我来自大陆,他骄傲的问我大陆有没有这么多骑车的地方,我心中呵呵到一条川藏线就能秒杀全岛了,但还是充满笑容的礼貌的回答他,“没有呢,我们骑车要去很远的地方。”


   当晚的目的地是花莲,花莲以后就开始苏花公路了。大概是由于一个人骑行太无聊,我下午就到达花莲市区,找了家捷安特车店调了下车。期间与杜董联系,他说晚上住花莲前面二十公里的新城乡,那里才是苏花公路的起点,于是我也决定赶到那里。不太好运的是,临到之前又遇到一场山间大暴雨。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骑行在苏花公路之上。台湾政府真是,如此著名的公路也没有一个标志,不能象318国道上随时拍路碑。只是城区的路没多大特点,也许到了海边才能真正体会苏花的伟大与震撼吧。


    在杜董的指引下,我于傍晚到达了新城乡位于“太鲁阁”景区门口的青旅,在此住下。饭后,我与杜董在青旅大厅里筹划第二日的行程。他打算很早出发直奔苏花公路,而我却想在太鲁阁游玩,看来无法继续同行了。我们友好的告别,希望路上还能再相逢。但我明白,走的路不同,相逢之事,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的花东纵谷之路是在与一位队友的相逢分离又再度相逢分离中度过的。习惯了独行的我,一路上也只捡过这一位队友。后来,我们同一天到达基隆、达到台北,却再也没有遇上。我也曾怀疑这支队伍是否真的存在过,但每当我回想花东纵谷,闪过我脑海里不是那些高山与稻田,而是那位瘦瘦的端着相机的骑车的男孩。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花东纵谷国家风景区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路牌上的地名充满了浓郁的日本味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迎面开来的小火车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这里让我回忆起滇藏线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池上乡的学校,修建的很好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单车与稻田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杰伦的《稻香》灵感会不会来与此呢?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著名的池上饭包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对面便是雄跨台湾南北的中央山脉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小花儿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红色小火车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辅仁大学车队,第二次遇到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仔细看地里,种满了西瓜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告别队友后独自爬了一座山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柚子??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天地之间独行的卑微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花东纵谷里少数民族聚居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花莲糖厂,到此一游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最后一次碰到辅仁大学的车队,他们不准备骑苏花,在市区搭火车离开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干涸的河道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小清新的小池塘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另一种小清新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我爱花莲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黑云压顶,预示着一场大暴雨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山间大暴雨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新城乡,太鲁阁景区附近的小教堂

我的海岸线——(九)花东纵谷,相逢 - 光圈ai漫游 - 让我对这世界好奇

  ——我一路上捡的唯一一位队友“杜董”,告别后再也没见到过

安一然.Saunato:

所谓艺术,不只在象牙塔博物院中,更在街头,在我们身边。那里更生动,更鲜活,那里或许才是艺术的本源。

主人的来福:

背包自由行-三仙台日出

三仙台位于台湾台东县成功镇,是一座由珊瑚礁海岸和三座火山岩山峰构成的小岛。岛小,一眼望见的,仅是一片绿丛中耸立的三座山峰。据说,八仙中的铁拐李、吕洞宾和何仙姑曾在岛上休憩,故得名三仙台。山峰呈三角状,黑褐色。 连接三仙台岛的是一座八拱桥,波浪造型,远远望去,如长龙卧波。

摄于 台湾台东三仙台八拱桥

杜兮 Shrek:

传说玻利维亚有一块盐湖被称为天空之镜,今天我在澳大利亚也找到一面。此等好景怎容错过,拍完一看,辫子果然没有白留!